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非遗“百工坊”里的“90后”

网易新媒体(凡闻-燕赵都市报)     2016-11-24   
   
 
百工坊外景
 
百工坊传习所内景
本报记者陈晓红文/图
 
    中国的传统手工技艺作为古老的艺术形式,能够一直延续到今天,并将长久地传承下去,其自身的魅力必然不容小觑。但传统意义上的手工制作对于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是远远不够的。这就需要技艺精湛的工艺大师对一些传统的艺术形式进行改革和创新,无论是从内容到表现方式,还是从形式感到呈现与观看等方面。
    作为一名“90后”传统手工艺工匠,张晖有很强的使命感,“习技艺于形,成文化于心”,大师的教诲让他在知识的海洋中学习与感悟,进而思考自己未来要走的路。
冬日的龙潭湖公园游客依然熙熙攘攘,旁边的京城百工坊闹中取静,传习所教室里只有玉雕牙机发出细微的声音。玉雕工作台上,张晖正细心琢磨手中一块灰白的石料。他身材结实,工作台上的灯光打在他年轻的脸上,似明朗的阳光,令他周围的人也感受到轻松愉悦的氛围。艺术创作,原本就应该是简单、有趣的。
    1、辞职北上,京城学艺
    张晖是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在石家庄完成了小学、中学教育。爸爸做生意,母亲退休前在石家庄某大厦工作,他在保定河北金融学院财务专业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到了石家庄一餐饮企业的财务部门工作。小康之家的孩子,有房子,有工作,生活安逸,他的人生或许就可以这样按部就班地演绎下去。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数字、报表的人生令他生厌,他不停地问自己:难道这就是自己要的人生?工作的两年里,他一直在纠结、徘徊、思考。终于有一天,他想明白了:应该寻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在朋友同事讶异的眼神中,他辞职了。
    作为“90后”,张晖身上更多的是对于自己所认同的事物的坚持,甚至可以用偏执来形容。他说,这大概就是“90后”的人生态度吧,不再趋同常规的社会角色设定,就像是大河流入平原会分流成无数支流。他愿意成为这些支流,哪怕是很细小,但义无反顾地选择自己的方向流淌。
    父母尊重他的选择。“反正家里也不指望着我养家、买房子。”张晖轻松地笑着说,“现在交通也方便,我周末会回石家庄看父母。”父母认为年轻人愿意出门闯荡闯荡不是坏事儿,趁年轻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好好干一番事业。
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召唤,张晖孤身一人北上京城。因为一直喜欢古玩玉器,喜欢传统手工艺制作的玩意儿,他就直奔有“中国传统手工艺文化博物馆”之称的京城百工坊。
    初进百工坊,张晖就被惊着了:这里既有以玉雕、牙雕、景泰蓝制作、雕漆、花丝镶嵌等传统宫廷艺术为代表的“燕京八绝”,又有面人、泥人、料器、内画、剪纸、紫砂壶、毛猴等民间工艺近30个手工艺作坊。他领略到大师和“非遗”传承人巧夺天工的手工绝活,当即决定报名参加百工坊传习所的玉雕培训班,跟随担任传习所教习的玉雕非遗传人学艺。
    2、学然后知难,做大师的小助理
    “学玉雕是一个由难到简单、再由简单到难的循序渐进的过程。”张晖说,一开始只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有兴趣,就想学习。刚开始上手一块玉料,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把一块原始状态的石料减成什么样子太难了,坐在工作台旁心里打鼓。在老师的指导下,先慢慢做成了一个小球,有了学习的底气,就不再觉得那么难了。接着,再做成一个平安扣,再到做成一朵小花、一只蝉、一个葫芦。慢慢地,他触摸着一整块没有形状的原料,一点点地找感觉,觉得自己能做成了,心里知道自己入门了。
    等再钻研进去,面对浩如烟海、巧夺天工的大师作品,他知道玉雕的学问“大了去了”,自己懂得的刚刚是一点点皮毛。“学,然后知不足。”他沉下心刻苦钻研,每坐到工作台前就忘了时间,常常到了午饭时间还在认真雕刻。为了省钱,他在附近租了间地下室,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去休息。毕业作品要求做一个葫芦,能不能把葫芦做到比例合适,考验着雕刻者的细心,因为做“规矩活儿”难。再按要求在葫芦上做一条藤,这里就有镂空、浮雕的技艺了。一个半月后,他拿到了毕业证。
传习所是小班教学,每个班最多5个学员,便于大师指导以及学员间互相交流。“工匠,就是把技术做好,把原理学会。雕是减法,塑是加法,加减之间就是学问。”张晖明白了,“百工坊提倡的工匠精神,就是一丝不苟地达到技术的极致,发挥人力的极致,培养的是精神。”初级课学下来,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但对于张晖来说,毕业只是开始。因为他觉得自己要做的功课太多了。
恰好传习所培训部需要一个年轻的助理,因为传习所的大师们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需要新鲜血液。张晖也因为自己的努力和用心,初级课程学得扎实,可以在大师旁边搭把手了。他毫不犹豫地留了下来,“能做所有大师的助理是我的荣幸”。
培训部的事很多,除了目前开设的玉雕、花丝镶嵌培训班外,还有捏面人、捏泥人、画脸谱、糊风筝、编中国结手链、做毛猴、剪纸、书法、草编昆虫、画兔爷等手工艺讲座。张晖说,其实就是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弘扬和传承,就是提供一个跟大师接触的平台、跟大师学习的机会。虽然工作很杂,挣的钱不如看大门的保安多,但他乐此不疲,“关键就是喜欢”。
    3、学大师手艺,觅良性传承机制
    张晖认为,“90后”现在正是精气神儿最旺的时候,有很强的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如今的工艺艺术品市场,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卖手工艺品或买手工艺品了。衍生品的发行、艺术IP的提取与授权,甚至是网络传播带来的经济效益等,也是作品传播的一个主要途径。好的作品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艺术品市场和个人创作是紧密关联的,只有创作出好的作品,才能在市场上得到支持。而市场的支持,必将使得艺术家再去创作更好的作品。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京城各种工艺之前都是为皇家服务的,各门派之间都是独立的,少有交流。上个世纪50年代工艺美术总公司成立后,各门派之间交流频繁,各种技艺更加兴旺发达。京城百工坊是工艺美术大师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聚集地,在和众多大师接触的过程中,张晖了解到,找不到合适的传承人是摆在大师面前的难题。大师们的工作室找不到合适的人,因为挣钱不多,没办法养着学员;喜欢传统手工艺的人挺多,素质够跟大师学吗?何况大师们也都有自己的计划,没有多少时间去寻找合适的人选。百工坊的责任在于帮助大师发现人才,让大师做导师,将绝世技艺传下去。传习所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能做而且能保证质量地传承。这两年,在百工坊传习所学艺,张晖的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大师一身技艺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学到,更多的有志青年又通过怎样一种机制来接触到大师、亲聆指点?这是他自己学艺的切身感悟。
    张晖并不急着去成立自己的创作工作室,而是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学习,去积累。这样的经历是必要的,能让他很好地抛弃一些惯性思维模式和束缚。当然,这个过程也是令人纠结的。但经历过这些后,他更加明确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儿。
    未来,张晖希望寻找到一种合适的方式,把传习所大师课堂“带”到自己的家乡石家庄,让更多工匠接触到大师,学习大师们的技艺,培养出更多的非遗传人。
    本文来源:网易新媒体(凡闻-燕赵都市报)
© 2016 北京京城百工坊艺术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068739号 ︱ 全年免费开放 ︱ 开放时间:9:00-17:00 ︱ 团体参观敬请提前预约